那么多人纪念,有关设定的随想

2019-08-15 20:30栏目:9001aa金沙登录

注: 以下资料转自乒乓球吧 :【男子乒坛24年回顾:名将、比赛、格局、风...】 作者:quanyanyyy 。由本人稍作顺序调整。转载请标明原作出处,尊重他人劳动成果 。

转自校内:    

被2017.7.12那篇名叫《政治隐喻》的影评逗笑了,所以想随便写点啥“矫正”那种看法。

【马文革篇】

聪昨晚来找我,这是她从上海回来第一次跟我见面,balabala讲了很多话,突然她说到她们这次去拜访了很多上海美影厂的老先生们,曾经做出那些多牛比动画的他们,晚年的境遇简直让人心酸,然后提到葫芦娃的导演胡先生,她说她们见到这位先生的那个下午一直在流泪,胡先生患有严重的忧郁症,无法出门,不敢见生人,也不敢说话,他哆哆嗦嗦地活着,见到聪她们这些学动画的年轻人,他竟然连连作揖,卑微地说:未来是你们,你们都是精英,我们已经不行了,未来是你们……当她们要拍胡先生的为数不多手稿时,他连忙捂住说不让拍,这些都是不好的,好的都在厂里,但是他心里明白他的作品不是他的,不是“作者”的,而是属于厂,属于“人民”的,所以在他的家里竟然没有一张定稿的葫芦兄弟,他为自己不能拿出像样的东西来而遗憾和自责。

《来自新世界》这动画的剧情人设等其实都不行,也就三星水平,但是世界的设定有意思,所以才给了四星。

马文革1968年出生,打法比较新颖,横拍两面弧圈打法——这打法放欧洲是一抓一大把,或者说一抓基本全是,但放中国就是抓一个少一个,因为在崇尚快攻的中国,正胶长胶等是主流,直拍是主流。当年中国队最牛逼的横拍选手是滕义,结果是横拍正手正胶反手反胶。马文革的出现,似乎在预示着中国男乒打法的转变。

    聪后来听说老先生知道3D的葫芦娃上映很想知道观众的反应,于是跑去上网,其实3D版跟他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但是他还是觉得那是自己作品的延续,结果发现网上骂声一片,老先生特别难过,觉得大家都不喜欢葫芦娃了,聪跟我说着眼圈红了,我也掉下泪来,两人这样对坐着,她说,可是老人家不知道,他们做的那么多那么牛的国产动画,在国外拿了那么多奖,而我们现在根本不会做,比如阿凡提的眼泪怎么做出来的,在动画学院根本没有人教过我们,我们怎么算什么精英?又有什么未来。所以那个下午,她们在胡先生家一边听他说葫芦娃,一边流着泪水,谁都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动画世界的设定分两部分,主角所在的人类社会跟人与化鼠的关系。

马文革,中国第一个粘套胶的选手(某纪录片里面他自己说的),正手能够进行基本的拉球,但没什么特色;反手有点像直拍,快拨快推不错,弹击也没啥特色。

    聪拉住我说,你要把胡先生的事情写出来,让大家知道。是呀,大多数时候,我听到了什么骇人听闻的事情只会跟身边的人说说,我不愿意写出来,我逃避这种思考的痛苦。可是我一想起那位素未谋面的胡老先生,就揪起心来,热泪盈眶,至少我们的童年里有葫芦兄弟存在的,这是我们记忆的一部份。

前者应该是向《美丽新世界》致敬。在美丽新世界里,人们从小培养对禁忌的排斥的条件反射,比如说书籍被列入禁忌,那么在幼儿阶段就让小孩多触碰书籍,然后持续多次在这同时电击或者什么的他们,让小孩停止这种行为并形成碰书会痛苦的心理暗示,并让这预期持续影响他们一生。这对应的就是动画里的攻击抑制愧死机制以及围绕这的各种训练。

马文革参加过39届世乒赛,没他什么事;从40届多特蒙革世乒赛到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这4年里的世界男子乒坛呈现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而合作描绘这一景象的则是四位顶级乒乓球选手——瓦尔德内尔、佩尔森、马文革、金泽洙。

    据说年轻时的胡先生不仅业务好,创作能力强,也曾风流倜傥,是美影厂三大帅哥之一,跳舞极棒,可是现在时代不需要他了,“人民”不需要他了,他只好蜷缩在忧郁症的牢笼中,连曾经潇洒开朗的性格都丢失了,人生的跌宕起伏,年轻的我们又怎么体会,想到这里,还是禁不住脊背发凉,在一个不断否定历史割裂传统的国度里,我们无法左右那些动荡的到来,只能自律罢了。

然后动画在美丽新世界的设定的基础上补充了“禁忌抑制”的原因,也就是超能力失控导致灭绝,接着很自然地如下展开:对超能力进行操控(成年前一系列训练,攻击抑制多交配搞基之类)——操控不过关(不合格者)——预防与补救措施(不净猫)——预防也失败(恶鬼之类)。

那么,这是一道怎样的画面呢?

 

以上便是贯穿动画的人类社会设定。(早季最后写的想象力改变世界其实就是虚假希望哈哈)

首先,这四位哥们不停地进入三大赛事的四强,并且排名比较稳定:

应各位好友要求,补充《葫芦兄弟》导演资料:

至于人与化鼠,影射的其实是近代殖民史。不信的话我概括一下:近代白人为了自由贸易等原因来到东亚,因为白人拥有人类历史95%以上的各种威力强大的发明创造与先进制度,东亚多地很自然地变成了殖民地,很多殖民地人们因此服务白人。在殖民的过程中,殖民地人慢慢分成了两派,一派主张依附白人(比如日本的脱亚入欧派),一派主张抗争驱逐殖民者(比如日本的泛亚主义者大东亚共荣圈)。两派相互斗争,各有得势失势之时。而在这个过程,殖民地通过学习殖民者的各类知识思想与制度,各方面都有了大幅提升。另外一面,美国总统威尔逊发起跟殖民时代格格不入的民族自决运动,希望各殖民地民族独立国。二战后美国更是带头跟苏联一起埋葬了大英帝国跟欧洲诸列强的殖民地。而苏联在这个过程中利用美国排欧搞了很多小动作,在各殖民地扶植了一堆傀儡党颠覆原来的封建王权,掀起反殖民革命运动的浪潮。

1989年40届世乒赛:瓦尔德内尔冠军,佩尔森亚军;
1989年世界杯:马文革冠军;
1990年世界杯:瓦尔德内尔冠军,马文革亚军;
1991年41届世乒赛:佩尔森冠军,瓦尔德内尔亚军,马文革金泽洙并列第三;
1991年世界杯:佩尔森冠军,瓦尔德内尔第三;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瓦尔德内尔冠军,马文革金泽洙并列第三。

  胡进庆(即文中的胡先生)——

结论:
白人殖民者——拥有超能力的人类
白人的想象力或创造力——超能力/咒力
被殖民地人——化鼠
被殖民地原先的封建王权——化鼠女王
同盟派——奇狼丸
驱逐派、苏联阴谋家及其扶植的革命领袖——斯奎拉
美国“民族自决”运动、反殖民运动——上古时代,美国为灭绝超能力者而研制的大规模杀伤武器“思想风暴”
美国——小真理亚,意即只有白人才能打败白人

92年世界杯马文革终于再次替中国人挽回了面子——他收获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二块也是最后一块世界大赛单打金牌,可惜还是世界杯。至此,马文革的运动生涯开始逐渐走向低谷,他既没有跟上历史潮流而改变自己的动作,也不具备王涛那种颗粒打法所有的特殊威胁,颓势是必然。

  国家一级导演,国务院专家津贴享受者。主要作品有:《鹬蚌相争》获金鸡奖、西柏林国际电影节银熊奖、萨格勒布国际动画节等五个国际大奖;《草人》获首届东京国际动画节大奖、金鸡奖等;《雪狐》、《斗鸡》等屡获国内外电影奖。

补充,奇狼丸与斯奎拉,是动画里最有血有肉的两个角色或者说唯二,它们影射的历史人物基本就是它俩那形象,只不过斯奎拉代表的那类人远远比动画里的卑鄙无耻。当然在某些历史书里,斯奎拉通常会被美化成伟光正,这种对历史的歪曲产生的一个小小后果就是学习伪史的观众不容易在这动画看出历史影射.......像斯奎拉利用早季与觉的天真扩张实力,传播西方思想以煽动倒王,背地称呼人类为死神等,这些统统能在历史中找到对应物。有人在讨论区说斯奎拉名字来自动物庄园,影射苏联领袖,bingo!

马文革两次世界杯冠军,89、93年团体均进决赛,奥运会男单铜牌,男双也拿了奥运会世锦赛冠军……

  周克勤——

另外,化鼠部落之间的矛盾由人类仲裁,这是令我最振奋的设定。两部落有啥矛盾,可以告到人类法庭交给人类裁决。调停不了,可以事先申请战争许可两部落自己解决,人类保持中立。除非某方违背了人类定下的规则,那么该方不仅吃了的要吐出来,而且还要遭到人类的惩罚——尼玛这种仲裁权是世界性强国的特权,不仅适用于殖民时代,现在也适用。比如当今唯一的世界帝国美国,它就有这种仲裁权。小国政变或者遭入侵,流亡者完全可以到美国告状,只要有美国承认跟调停,重回故国还真不是问题。因为全世界国家军事再怎么搞也不会是美国对手,所以大家纷纷在美国组建庞大的游说集团专门游说美国的对外政策。比如某些国家干了某些事害怕国际干预,这国际干预其实就是仲裁权的体现。

1995年天津世乒赛,中国运动员终于在家乡父老的呐喊声中重新站了起来。

  国家一级导演。主要作品有:《猴子捞月》多次在国际、国内电影节上获奖。

PS:值得一提的是,运用类似手法的动画不止一个,比如进击的巨人同样影射近代殖民史,把白人殖民者画成巨人,巨人秒杀人类就等于觉秒杀外来化鼠部落人类秒杀化鼠,只有巨人才能打败巨人就等于只有咒力人类才能打败咒力人类。

男团大战,中国人仍然是两攻带一削,王涛做第一主力,已经退出国家队去欧洲打了一阵子球的马文革也被召唤了回来。原本国家队是想让马文革当三单,但老马真的是老骥伏枥,表示要打就得一二单,不然不干(详情见马文革的一个采访,可能是《我的奥林匹克-马文革》)。事实证明老马的这个决策——我很想说是正确的,但问题是却不能被证明是正确或错误,详情如下。

  葛桂云——

以上就是有关设定的解释,基本上对包含简单历史映射的动画,意会到这种程度就及格了,最起码对得起动画作者的辛勤劳动。

第一场,老瓦VS王涛。

  资深导演。从事近百部(集)动画电影创作,并获奖。

这回老瓦确实不是小瓦了,已经再过几个月就30岁高龄的瓦尔德内尔怎么算都是老将,但场上的他却仍然霸气十足。王涛年纪也不小,28的样子,啤酒肚依旧。两个中老年人在场上给观众奉献了一场视觉盛宴,神球不断。但一直胜率占优的老瓦仍然以2:1拿下了王涛,瑞典队1:0领先中国——赢得不算吃力,也谈不上轻松,双方都算正常发挥吧。

第二场佩尔森对马文革,马文革果然宝刀不老——虽然他比佩尔森还小两岁,但中国运动员的职业寿命摆在那,郭跃华江嘉良等二十五左右便早早告别了乒坛,马文革王涛二人能坚持到二十六七八已经很不错——当然,这与两人都是横拍可能有一定关系。佩尔森延续了千叶世乒赛后的颓废状态,最后输给了马文革,两国战平。

第三场是关键赛,这次中国人拿出了其雪藏了据说两三年的秘密武器——丁松。

丁松何许人也?一般将其称为现代横拍削球打法的拯救者。为何?因为丁哥独创性地将削球打法发挥到了另一个高度——削攻结合。这技术倒不是什么原创,削球手都不是傻子,对方没接好球冒高时都会知道自己该干嘛:冲上前扑一板。所以削中反攻这项技术是由来已久。但到丁松这就彻底乱套了。

丁松有凌厉的发抢、漂亮的反拉,而且攻球的数量不会比削球少多少。这就令人晕了:尼玛削球本来就打得累,我TM稍微接不好你就都能反拉。晕死,这球还怎么打?

金牌酱油哥皮特卡尔松这次终于没有小宇宙了,0:2输得干干净净,总比分也瞬间逆转,瑞典人1:2落后。

危难关头,老瓦再次独木撑危,第四局与马文革大战了三回合。这大概是本场中最精彩的一次交锋,老马本来发挥得很好,但老瓦的爆发状态更佳,神球不断,最后马文革1:2不敌老瓦,最后比赛进入决胜局,王涛对佩尔森。

根据本人总结的经验,从91年开始算起,老瓦打世乒赛团体赛决赛或与其它强队交手时,凡是他没丢一场的基本上瑞典队都输了,凡是佩尔森没丢一场的瑞典人都赢了。貌似佩尔森有点反弹原理,一看到师兄拉风就不舒服,状态也不好;反之便信心倍增一样。决胜局王涛战胜了佩尔森,最后激动地倒地,随后中国队全体跳出挡板,一齐压在了王涛身上——四五个人一齐压,也不知道王涛是怎么存活下来的。事后一次《鲁豫有约》采访中王涛说:“我也没感觉了,太高兴了。”而另一次新浪还是腾讯专访老瓦王涛二人时王涛就说了:“我们当时就一个信念,一定能在自己当运动员的时候打败瑞典队。”

【孔令辉篇】

话说有这么个选手,他正手不怎样、反手不怎样、发球不怎样、抢攻不怎样、对拉不怎样、高球不怎样……最后,他成了大满贯选手。

没错,他成了大满贯选手,而且是世界上最嫩的男子单打冠军(95年,实岁19),他就是孔令辉。

43届单打,一个时代终结,一个时代诞生。

当王涛马文革等老将在团体决赛场上叱咤风云时,台下的两名19岁小将已经早已按捺不住了。

是的,刘国梁、孔令辉,这两个注定将名垂乒坛青史的人物,已经等不及了。而这里,天津,将成为他们,以及一个时代的起点。

如前面所说,刘国梁出名比较早,作为直拍正胶打法的继承人而培养,42届就参加了男团、男双比赛并获得男团银牌、男双铜牌。我看过42届团体决赛,当时的解说就问身边的乒乓球队领导为什么不让刘国梁上场,得到的答复是因为考虑到刘国梁太年轻,不靠谱,外加当时大家没料到卡尔松能爆发而认为那次比赛是能拿下的,所以就没让刘国梁上阵。确实,那年连单打资格都没有的刘国梁确实让人不放心,何况他还年轻——17岁不到,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孔令辉这时是在国家队还是瑞典我们不清楚,但42届应该是没上场的。右手横拍打法没什么特色,所以不容易像刘国梁一样冒尖——事实上孔令辉的整个职业生涯都是这样,不怎么冒尖。但有实力的人只要给他一个舞台,一次机会,一点运气,就足够了。

单打,光芒无比的刘孔双子星终于升起了!

版权声明:本文由金沙国际登录网址发布于9001aa金沙登录,转载请注明出处:那么多人纪念,有关设定的随想